酷派巨亏75亿港元后复牌 5G与海外业务能否助其翻身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5分6合登入网址-5分6合网站

7月19日,已停牌27个月的酷派集团终于复牌,避开退市危机。不过,酷派在复牌首日的表现可谓十分惨淡,盘中一度暴跌61.1%,引发业内对于酷派未来发展空间的讨论。

酷派集团CEO陈家俊在复牌当日发布外部信表示,复牌是新酷派集团的第一场小胜利,并肩其透露,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

众所周知,酷派是全球第有一一个多 推出双卡双待的手机厂商,其手机销量曾在2012-2014年一度在国内手机销量中排名前三,与中兴、华为、联想合称“中华酷联”。彼时,酷派堪称国产机的代表。

可惜这些高光时刻并未延续,据酷派财报显示,自2015年过后过后刚开始,其销售移动电话及相关配件收入过后过后刚开始下滑;在2016年接受乐视投资后,酷派的手机业绩亦不到老会 出现 好转。就让,酷派两度更换CEO,原老酷派系逐渐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地产商京基系。一时间,未来酷派是卖手机还是进军地产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截至7月22日收盘,酷派报收0.34港元/股,复牌后短短两日累计跌幅达52.78%。面对这些严峻形势,酷派有那先 稳定股价的妙招 ,以及未来其都要能依靠已有一定基础的海外业务和5G带来的可能翻身,对酷派而言显得尤为重要。针对那先 问题,蓝鲸TMT记者致电酷派在财报中预留的联系妙招 ,但号码显示为空号;就让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其指定邮箱,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三年巨亏75亿港元,多次高层变动后京基系入主酷派

多家机构数据显示,2012-2014年,酷派销售额破百亿,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达到10%,成为当时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

然而,转折占据 在2014年过后。彼时,酷派长期依赖的运营商渠道缩紧了补贴;此外,酷派的竞争对手华为、荣耀、OPPO、vivo以及互联网手机小米也相继到达战场。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运营商老会 不补贴,致使酷派的库存极具增大。”

于是,酷派过后过后刚开始寻求转型。2015年5月,奇虎330向酷派投资4.1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30持有该合资公司49.5%股权。

然而,酷派与奇虎330的这段“联姻”仅仅维持了有一一个多 月便被乐视截胡。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酷派分两次将28.9%的股份转让给乐视,至此,酷派易主,乐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乐视的入主并不到有助酷派的业绩向前发展,反而使其在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过后也受到牵连。此后,酷派手机市场份额过后过后刚开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

直至2017年3月,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自2017年3月31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以待公司刊发有关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财务业绩的公告及有关任何重大审核结果的建议跟进工作安排。

近三年,酷派的业绩也而且 受到严重影响。酷派财报显示,2016-2018年,酷派的营收分别为79.7亿港元、33.8亿港元、12.8亿港元,年度亏损分别为44.0亿港元、27.2亿港元、4.1亿港元,三年共计亏损达75.3亿港元。由此都要能看出,酷派的亏损额在逐年收窄。

2018年1月,乐视出售酷派8.97亿股份于威日创投有限公司,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交易完成后,威日创投取代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据了解,威日创投是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

在此期间,酷派集团也占据 多次重大人事调动,频频换帅。2016年8月,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郭德英辞去其在董事会的职位,仅担任名誉董事长;贾跃亭任酷派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就让,刘江峰出任酷派集团CEO,兼任贾跃亭董事长不得劲顾问。

2017年1月,网传原酷派总裁李斌、副总载曹井升、副总裁许奕波等,都可能从酷派离职转而投入另一家脱胎于酷派的新手机品牌ivvi。

二天 后,刘江峰辞去CEO一职,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然而,蒋超仅仅在酷派CEO的交椅上坐了一年时段间,2019年1月,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蒋超被罢免该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所有职务。至此,原酷派老将接连离场。

紧随其后,酷派敲定陈家俊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酷派提名委员会成员,陈家俊正是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的“二公子”。与此并肩,酷派董事会重选梁兆基为执行董事,而梁兆基曾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

截至目前,陈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郭德英持股9.20%。

手机业务业绩下滑,酷派将转型地产谋生?

京基系入主酷派引发了外界对于酷派是是否是会入局地产的多方猜测。

据悉,早在郭德英时代,酷派便在深圳、东莞、西安、河源、郑州等地购入诸多土地。包括占地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占地面积超8万平方米的东莞松山湖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地块、占地面积8.8万平方米在西安高新区规划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以及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近几年,那先 地块与项目可能获得了高升值溢价,据悉,价值已超过百亿元。

酷派也曾多次出售旗下土地资源。2017年10月,酷派与深圳市星华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4:6的分成比例商务相互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项目。此后,2018年7月,酷派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占据 深圳的投资物业,并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30%的股权,这两项交易的妙招 均是现金。今年4月25日,酷派又敲定以2.36亿将西安一块地皮出售。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首先,可能现在酷派沒有有一一个多 明确的发展方向,即使其有都要能参与地产经营的条件,但不到人会把酷派当作有一一个多 地产公司;其次,其手机业务业绩的败退,使得酷派不到继续做地产业务的条件。其他其他,对酷派来说,发力地产就说 有一一个多 短期的行为。可能地产企业来主导酷派,那基本都要能说是借壳了,可能是业务重组。”

与此并肩,酷派也深陷借贷危机,一家银行在2018年7月确认要我重续酷派的短期银行贷款合计48万港元;此外,2018年5月,酷派与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协议,京基集团至多贷给酷派5亿元用于经营,贷款期限为1有一一个多 月,年利率为6.5%。

虽然近年来酷派在地产领域交易频繁,但酷派在2018年年报中多次强调,智能手机的开发及销售是其当前的主要业务,2019年将继续作为集团的主要业务。

然而,酷派手机业务却每况愈下,自2015年过后过后刚开始,销售移动电话及相关配件收入便过后过后刚开始以腰斩式趋势下跌。

此外,酷派手机销量也是每况愈下。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酷派品牌的销量排在中国手机品牌第9名,2017年时已下滑至第11名。而如今,酷派手机销量已在排名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并肩,酷派员工人数也以腰斩式趋势下滑:2016年底酷派的员工人数为4304人,到了2017年底员工人数下降到1421人,至2018年底这些数据再次腰斩,降至637人。

尽管业绩情况报告持续不佳,酷派仍然在今年六月推出了新款手机炫影N10 pro,据了解,该款手机为千元性价比机型。

此外,陈家俊在复牌当日发布的外部信中透露,9月份酷派将在国内发布新手机,尽快发力5G市场。不到,酷派手机在未来的发展中还有不到可能翻牌?

酷派都要能靠海外市场和可能翻身

有业内专家表示,酷派手机的未来不要不到可能,其海外市场近年来发展很快。

仅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业务出货量就达到了30%的增长,达到30多万台。2016年起,酷派更加重视海外市场。在美国市场上,前酷派CEO蒋超曾透露,酷派2017年占据 了1.5%的市场份额,并实现了30%的销售增长。

蒋超担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过后,陆续关闭酷派在中国的业务,只保留核心研发团队,手机业务重点转向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蒋超过后曾透露,酷派还准备让美国基金进来,成为一家真正的美国化公司。

酷派2018年年报显示,随着美国地区销售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且销售贡献于年内继续增加,公司于美国的销量构成酷派总销量的绝大次要,且美国成为酷派主要业务地区。酷派还表示,已为美国市场提供了一根独立的产品线并将产品类别扩大至智能配件(如数据线、充电线、电池及耳机),并肩,还为美国市场建立了一支专业研发团队。

海外业务也为酷派带来了雄厚的回报,目前,酷派海外的业务已覆盖全球30余个国家,建立了美国、南亚、东南亚、欧洲等大区业务单元。孙燕飚认为:“酷派固然在美国和印度等市场还有销售,事实上是可能酷派还有其他ODM的订单。”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表示:“海外市场是酷派生存下来的有一一个多 可能,可能酷派在国内的市场中生存是比较艰难的。”

此外,酷派也老会 在不到放弃在5G技术领域的探索。早在2013年,酷派便过后过后刚开始参与5G终端的研发及测试,直至2017年,酷派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

酷派在2018年年报表示,作为国内5G标准制定小组的成员,其致力于开发下一代5G技术及其智能终端。酷派表示,相信5G为其又一商机且截至本年报日期已就Small Cell提交逾30项专利,其于2019年将持续投资5G研发,并将不断测试以满足5G商用。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随着5G的到来,运营商或许会对手机厂商进行大幅度补贴,酷派在3G曾长期与运营商商务相互合作,其他其他这是我不好是其潜在的翻牌可能。

而如今各大手机厂商相继推出了自家的5G手机,市场竞争可谓非常激烈。对此,项立刚表示:“酷派翻牌可能可能不要大,运营商倾向于补贴产品,不要补贴企业,酷派的产品都要能有竞争力,这才是最核心的。”

不过,孙燕飚对此持不同立场,他表示:“酷派手机的技术团队基本不占据 了,但毕竟酷派在运营商方面的底子还在,酷派可能想在未来有所发展,就都要能重建另一方的运营团队。虽然酷派不到做到5G的首发,但从现在过后过后刚开始在二天 时间内重建其运营团队,对于酷派来说可能是有一一个多 良好的信号。”